欢迎进入海门史志网!
 
名人风采
仇建忠:打响通东红军第一枪

来源: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7-07-18    浏览:(

作者:陶建明

 

 

    今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90年前周恩来、朱德等革命老前辈在南昌武装起义,打响中国革命的第一枪,从此有了人民的军队。80多年前,在通东有个仇建忠,在党的领导下拉起工农红军,打响通东红军第一枪。
走上革命道路
   仇建忠,1902年6月13日出生于南通县三益区草蓬镇(现海门市四甲镇货隆村)一个地主家庭。父亲仇云山是个绅士。后因遭国民党通缉,逃亡到江南,病故在昆山。母亲务农。兄弟仇恒忠是共产党员。1927至1929年,曾任中共南通县委委员、三益区区委书记、工农红军江苏一大队政治委员等职。1931年被敌人逮捕后,叛变革命。
   1911年至1916年,仇建忠在石头镇和通源镇学校读书。仇从小聪明伶俐,读书十分用功,成绩优良,深受老师的喜爱。他从小为人耿直,勇于打抱不平。在小学读书时,见到一些富家子弟仗势欺侮穷人家的孩子时,即使对方身材比他高大,也敢于挥拳相对。有一次,他看见一个赶集的农民拿了一只老母鸡,被一个警察强行捉去,这个农民哭诉着要求归还,警察不但不还,反而打了农民一记耳光。仇建忠见此情景,顿时火冒三丈,便追上前去,出其不意地回敬了这个警察一个耳光。事后,他的父亲出面再三打招呼,费了不少口舌,最后办酒请客才算了事。
   仇建忠在通源镇高小毕业后,考取江苏省代用师范(南通师范)。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南通各校学生纷纷响应,成立学生会,举行示威游行、罢课。仇建忠积极参加运动,初步受到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心灵深处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21年,仇建忠从通师毕业后,回到通东老家。同年与马氏结为伴侣。成家后,在父母分给他的6亩土地上,一年四季辛勤耕耘。
   1926年下半年,曾在上海大学读书的共产党员俞海清、唐楚云和仇建忠的弟弟仇恒忠,回到家乡开辟工作。在中共南通县委书记刘瑞龙领导下,积极宣传革命主张,深入发动群众,发展地下党组织。仇建忠受到革命思想熏陶,在他们的教育帮助下,阶级觉悟得到提高,他白天劳动,晚上参加秘密活动。1926年年底,由俞海清、仇恒忠介绍,仇建忠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革命道路,并于1929年任三益区区委委员。
建立通东工农红军
   1928年11月,通东地区广大贫苦农民在党的领导下,打土豪、分粮食,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为了对付农民运动,大地主们纷纷购买枪支弹药准备反抗。鉴于斗争形势的发展,中共南通县委根据党的六大精神和南通特委召开的6县县委联席会议要求,由县委书记林子和及时送来6支盒枪,并指派仇建忠负责在三益区的草蓬镇办一个武装训练班,选派几十名勇敢机智的青年党员受训,学习射击和修理枪支等技术,培养武装骨干。这就是通东第一个武装小组。1929年3月,在原有武装小组的基础上,县委决定在东五区成立4个区武装小队,任命仇建忠为三益区队负责人,正式打起红军旗号。
   1929年2月9日,正是农历除夕之夜,仇建忠率领区队,黑暗里摸进八索镇国民党警察局,一举将正在酣睡中的十多个警察全部生俘,缴获手枪1支、盒枪3支、步枪7支、子弹数百发。首战告捷,打响通东红军第一枪。
   10月24日上午,仇建忠又率区队在王灶河渡口生擒汤家苴地主头目汤廉臣。汤为了求生,答应交出全部武器。第二天上午,以何兰阶为代表的一行3人,持汤廉臣亲笔信到汤家苴进行谈判,结果未成。何兰阶等返回时,汤家苴炮楼竟开枪打死何兰阶的随行战士1名。被激怒的区队指战员们在仇建忠指挥下,当天下午兵分南北两路向汤家苴的地主老巢穴发起进攻。经过激烈战斗,先攻下了北围子敌阵地,打死20余人,烧掉了抄出的契据。南围子敌人龟缩在炮楼里顽强抵抗,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部队主动撤回。当夜,在一片愤怒声中,仇建忠下令将汤廉臣处死。
   1930年2月6日,通海特委在四甲坝东北张海澄宅召开群众大会,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江苏第一大队,任命仇建忠为大队长。从此,通东地区的武装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镇压恶霸陈伯和
   1930年3月1日(农历二月初二)南通第十区公所公安助理陈伯和带领六七名保卫队员由四甲镇据点出发去富安镇一带收捐,返回时途经木桩港,在那里继续鱼肉乡民。
   提起陈伯和,当地群众无不切齿痛恨。陈出身于封建地主家庭,是富安镇、新河镇一带的“土皇帝”。1929年8月,在四甲坝当上区公所公安助理员后,更是专横跋扈,无恶不作,仅假借征收枪械捐一项就大发横财。上任不到半年,他敲榨勒索的款额就达5万元之多,大部分中饱私囊。被勒索者少者几十元,多者上千元。谁要是抗拒不交,就以“通匪”罪名被抓押起来,如不及时将钱交出,性命也就难保,当地群众背后骂他为“癞阎王”。
   这时,仇建忠率领的红军江苏第一大队正在王家庙附近活动,闻讯后立即命令红军一部插往西南方向,堵住敌人退往四甲坝据点的后路,仇建忠亲率一部分战士,直奔木桩港。不一会儿,仇建军带领的红军接近木桩港,正在群众家里抢劫物品的陈伯和一伙发现红军赶来,慌忙丢下抢到手的鸡鸭、衣服,夺路向南逃窜,企图沿公路朝西缩回四甲坝据点。此时,南边不远的地方传来“快来呀,抓陈伯和”的呼喊声。原来农会干部周学山双手被反绑着,由陈伯和押着向停在马路旁的一辆汽车跑去。他的随从汤五麻子在前面着急地喊:“快跑,北边追来了!”陈伯和为了能回去邀功领赏,从后面继续使劲地推搡着周学山快跑。当走到快接近马路的一座桥上时,周学山急中生智,出其不意地用肩膀朝陈伯和猛地一撞,陈倒栽葱跌入河中。正当陈伯和在水中挣扎之际,仇建忠和战士王金稳、张海涛率先赶到,3支驳壳枪一齐指向陈伯和,喝令他爬上岸来。陈上岸后,湿漉漉的西装紧贴着他肥胖的身躯,浑身颤抖着。汽车上的敌人见势不妙,早已开车溜走了。另一路赶到红庙的红军,击毙敌1人,俘敌2人,缴获500多块银元。当天晚上,仇建忠亲自审讯了陈伯和,随后把这个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就地处决。翌晨,将陈伯和的头颅悄悄地挂在四甲坝附近的电线杆上,旁边张贴了列诉陈伯和勒索捐款、抢劫乡民、残杀群众罪行的布告。
攻克据点四甲坝
   杀了陈伯和,群众拍手称快,敌人却怀恨在心,实施报复。1929年农历九月二十八日,敌人一把火把仇建忠家房子全部烧光。全家三代八口无处可居,只好迁居到常熟。对此,非但没有削弱仇建忠的斗志,反而增强了其打击敌人的决心。四甲坝是敌人在南通东乡加强军事“清剿”的重要据点,驻有县警察队200多人。以四甲坝敌区队长凌霄和县警察队三中队长徐冠雄为首,经常下乡“清剿”,捕杀革命干部,仇建忠他们决定拔掉这颗钉子。1930年2月19日夜,红军在三益乡小渔渡抓到7个从四杨坝下乡捉拿贩私盐的盐警,从他们口中获知四甲坝据点的口令。仇建忠等几名红军领导决定利用敌人的口令,偷袭这个据点。1930年3月21日二更时分,仇建忠率领二、三中队300多名战士,冒着蒙蒙细雨和刺骨的寒风,从丁家园出发,潜伏在四甲坝河北的四甲庙里。半夜过后,人们早已进入梦乡,街道上一片寂静,只有驻扎在四甲坝西首沈树堂宅上的县警察大队第三中队部内射出暗淡的灯光。仇建忠率领红军战士,绕过西边大路上的栅栏门,从沈家宅东南角进入镇上,两个机警的红军战士身着盐警制服,由一个盐警带路,当接近敌人岗哨时,盐警回答了口令。正巧他们原来认识,岗哨放松了警惕。这时一个红军战士疾步上前,用盒枪指着岗哨的胸膛,吓得岗哨连忙举起双手,另一个红军战士随即上去缴下了枪。两个哨兵的嘴被毛巾塞住,反绑着双手带到外面。当进到大门里第二道岗哨时,一个哨兵缩着头抱着枪正在打瞌睡,等到枪被缴下才知来了红军。岗哨被解决后,埋伏在外面的红军便一齐扑向敌人营房,盐警一个个从被窝里爬出来,乖乖地当了俘虏。与此同时,仇建忠率领部队,从四甲东高桥分头冲进了警察局、区公所,抓获了所有的敌人。这次战斗,共缴获长短枪100多支,手提机枪4挺,打死恶贯满盈的区公所军事助理员凌霄,活捉区财政助理员陈伯玮,救出了被关押在区公所牢房内我红军分队长冯海海和群众20多人。
   四甲坝的居民得知红军打了大胜仗,一清早家家门前挂起了红旗,到处张贴着欢迎红军的标语,人们怀着喜悦的心情,有的送糕饼、茶水,有的把煮熟的鸡蛋塞到战士手中。四甲坝战斗的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遇敌突围负重伤
   1930年4月3日,红十四军在如皋西乡宣告成立后,红十四军军部将通海全区的红军游击武装作了统一编制。江苏第一大队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一支队(后改二师),刘廷杰为支队长,仇建忠为副支队长。不久,由于受到左倾错误的影响,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同志被排挤出领导岗位,仇建忠奉命离开部队去上海。后因国民党通缉,仇建忠未经组织批准,于4月29日径自返回部队。经过教育,仇建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继续留在部队工作。
   1930年6月9日,仇建忠和政治部主任唐楚云率领一部分红军在新街附近休整,清晨被三余镇出来的国民党省保安队余世梅部包围,在寡众我寡的情况下,仇建忠与唐楚云两人各带一部分战士突围。在突围中,唐楚云壮烈牺牲,仇建忠右胸中弹负重伤,战士们背着他突出重围。突围后,组织上派政治交通员王章扣护送他到上海,后转昆山医治。由于环境险恶,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仇建忠伤势恶化,于1930年农历九月初九不幸去世,年仅28岁。
 

工作动态
资料下载
  2013年大事记
  2006年大事记
  2007年大事记
  2008年大事记
  2009年大事记
  2010年大事记
 
 
进入编辑状态